<dfn id="bhdjg"><s id="bhdjg"></s></dfn>
  • <object id="bhdjg"><option id="bhdjg"><mark id="bhdjg"></mark></option></object>
  • <code id="bhdjg"></code>
  • <big id="bhdjg"></big>

    房價持續下跌 家庭債務與收入比升至189% 澳大利亞難逃經濟危機?

    時代周報2019-02-26 13:58:12來源:文岳

    掃描二維碼分享

    ??澳大利亞和阿根廷曾經都是“上帝的寵兒”。在自然條件上,它們得天獨厚。

    ??100年前,這兩個繁榮的南半球國家經濟結構相似, 都以白種人為主的農業、資源出口為支柱,一度是西方國家羨慕不已的人間樂土。

    ??然而,20世紀上半葉,阿根廷跌落神壇,經濟一蹶不振,從發達國家淪落為發展中國家。如今,創下經濟增長神話的澳大利亞似乎也難逃厄運。澳元大跌、經濟不斷下行、海外投資者撤離、房市拋盤,諸多問題讓這個曾經繁榮的國家焦頭爛額。澳大利亞或正成為發達市場的下一個阿根廷。

    ??“澳大利亞的經濟問題發現太晚了,澳大利亞從樓市到大宗商品已經出現了躲不掉經濟危機的跡象。” 前澳大利亞經濟和政策顧問約翰·亞當斯表示。

    ??厄運三連擊

    ??相比于其他發達經濟體,澳大利亞在近幾十年來經歷了一段輝煌的經濟發展歷程。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澳大利亞是有名的全球經濟避險之地,無論是金融風險或是貨幣危機都不會波及它。截至2017年,其在近28年中保持了超長持續增長期,澳元甚至在2013年成為與美元平起平坐的貨幣。

    ??然而,就在短短的一年間,澳大利亞經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8年,澳元下跌了9.7%。從2017年開始連續下跌五個季度后,澳元目前成為了表現最差的發達市場貨幣之一,甚至陷入流動性的困境。

    ??今年1月3日,澳元兌美元最低下探0.6741,這是澳元自十年前全球深陷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點。即便如此,有分析師認為,澳元的跌勢仍將持續至2020年美元加息周期結束。

    ??除了陷入困境的貨幣,澳大利亞目前還面臨著另一個更為嚴峻的威脅,那就是房價持續下跌。據《澳大利亞人報》稱,在過去的2018年,悉尼的樓市正在以軟著陸的方式結束長達50年的超長上漲周期。一年來,全澳的房地產市場持續低迷,房價下跌了4.8%,房屋拍賣清盤率屢創新低。

    ??近兩年來,房地產行業已經成為澳洲最大的產業,甚至超過了礦業和金融服務業。房地產受挫不但對經濟產生了影響,也讓另一危機—澳大利亞深陷的家庭債務逐漸顯現。

    ??對于澳大利亞家庭而言,家庭債務的罪魁禍首離不開住房抵押貸款。自2003年起,澳大利亞的房地產市場快速“走火”,強勁的需求推動了抵押貸款服務。30年間,澳大利亞從最低的家庭債務收入比率國家進入到世界上最高國家的行列。澳聯儲匯總的數據顯示,受低利率和銀行貸款限制放寬推動,目前,澳大利亞的家庭債務與收入比率從20世紀90年代的67%躍升至189%,家庭負債創紀錄高點。如果澳大利亞出現嚴重的經濟衰退,意味著所有居民將遭遇災難。

    ??“美元陷阱”進退兩難

    ??澳大利亞越來越窮,背后的“元兇”不止一個。首先,美聯儲加息給了其一記重重的打擊。

    ??2018年,美聯儲數次加息,隨著美元上漲,澳洲的機構和投資者融資成本增加,對澳洲經濟造成不小的打擊。

    ??面對美國加息,澳大利亞當局有兩個選擇:澳聯儲可以選擇未來不加息、維持利率不變,那樣澳元可能完全失去相較美元的收益率優勢,市場會轉向美元而拋棄澳元,澳元將繼續下跌。而如果隨著美元加息,澳洲央行也給澳元加息,那全球投資者將會馬上捕捉到風險的來臨,紛紛將在澳樓市變現,獲利了結。這樣一來,澳大利亞過去幾十年房市繁榮背后的泡沫隨時可能破裂。

    ??澳大利亞在這次“美元陷阱”中正進退兩難,無論做何種抉擇似乎都在劫難免。

    ??嚴重依賴海外資金的經濟結構,是澳大利亞衰退的另一個深層原因。澳大利亞是個嚴重依賴礦產資源出口的國家,尤其是鐵礦石。然而,隨著全球經濟低迷,大宗商品價格下降,過度依賴出口的澳大利亞則受到重挫。咨詢公司Manpower集團澳洲總經理瑞查德·費希爾也表示,這一現狀越來越成為澳大利亞經濟增長的瓶頸,并加劇了該國經濟結構的不均衡和脆弱性。

    ??正如彭博社報道稱,近年來澳大利亞經濟連年增長主要得益于經濟全球化后出口和房地產雙重增長。然而隨著美元進入了加息周期,同時全球經濟疲軟,澳大利亞在這場危機中首當其沖,不再是“幸運之國”。

    ??未來不太平

    ??2018年對于澳大利亞有太多的痛楚。2019年又將如何?經濟學家杰森·墨菲表示今年其經濟發展主要受未來房價以及美國經濟的影響。

    ??未來房價走勢是影響澳大利亞經濟的重頭戲。然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本輪樓市下跌周期未有見底跡象。

    ??一方面,在銷售持續表現疲軟的情況下,澳洲目前住房供應仍處于高位。而且,據預計,2019年完工交付的房產數量會進一步上升。盡管很多房產在前幾年市場繁榮時期早已售罄,但是伴隨房價下跌導致銀行貸款二次評估,很多無法順利完成結算的業主或被迫選擇出售。屆時,手頭充裕的買家會有更多的選擇; 其次,就貸款供應方面來看,聯邦政府不斷收緊信貸標準,抵押貸款的數量被大大降低。因此,對于2019年澳大利亞的房價走勢,摩根士丹利和麥考瑞并不樂觀,最近兩者都給出了澳洲首府城市房價跌幅可能會進一步擴大到15%的預測。

    ??雖然澳大利亞并不直接依賴美國進行貿易,但是不容忽視的是,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如果美國經濟陷入衰退則會造成大量的附帶損害,澳大利亞很難獨善其身。杰森·墨菲指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的經濟也并不穩定。一方面,美聯儲并未放緩推出量化寬松政策的步伐;另一方面,美國經濟開始出現衰退的跡象。去年年底的幾次大跌導致2018年美股全年漲幅清零。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近期,美國債券市場已出現“收益率曲線倒掛”的跡象,這個信號暗示了未來經濟仍可能陷入衰退。

    ??2月6日,澳聯儲主席洛威表示,預計2019年澳大利亞經濟增速約為3%,2020年約為2.75%。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必发88-88bifa手机版官网-88必发娱乐网站